一个小甜梗

一个小甜梗

秦女士向来讲究仪式感这种虚无缥缈的存在,从千里迢迢跑泰国买大象到设计logo设计百儿八十遍,安排的整整齐齐的,粗浅点比喻,就像某小学每节课前都得唱个校歌体现一下自己的身份,说白了就是小学鸡行为,可秦女士还偏偏乐此不疲。

这个八月有近一半的时间成员都憋在公司集训,相看两不厌唯有卜凡和木子洋这两个沉迷情爱的,其他人都互相看的腻得慌恨不得给对方整个脸换个新鲜,隔壁院儿的猫都不敢溜进来,生怕被公司里几个迫切渴望见到新面孔的人按着连看带摸不到训练不放手。

秦女士开始慌了,是不是她没有关注孩子们的身心健康,以前孩子们的病情稳定是三天发一次疯,现在是一天发三次疯,交流都用嗷嗷嗷得叫,旁人来...

摸得像素画卜凡凡。
加了个动图,不知道能不能动……

【卜洋】无题(上)

#小甜饼

#圈地自萌,请勿上升真人谢谢。

#标题是因为粉随正主,前标题是小甜饼不需要标题前前标题男团偶像不需要微博,前前前标题当偶像微博年轻且优秀积极且深奥时他在想什么。

0.
说实话,oner不发微博这事儿,不怪公司,得怪卜凡。

卜凡这人,总觉得发微博这事儿gaygay的,每当其他人在墙角缩着自拍,抱着花盆自拍,或者干脆露个大头自拍准备发微博自拍九宫格时,卜凡就在旁边佯装无意路过,甩下一句整这些五五六六七七八八的做什么,如果说对象不是小弟还会荡漾着一脸内容可自有联想发挥的笑意补上一句你不会是那个吧。

小弟刚进公司时尚且对这没什么概念,照旧发着自己的微博,朝众人明媚显示着自己的大白牙,...

【拉郎】鲁班牌梦奇翻译器

#为拉郎而生

#鲁班×梦奇,带嬴白和秦地众人玩儿。

#无脑欢乐向,角色ooc。

当嬴政将梦奇托付给鲁班七号时鲁班七号着实是懵逼的,这个天上天下唯他独尊炫酷霸狂拽的男人一脸忧愁告诉他说,他本来想保持一个好的睡眠质量让白起求了上古异兽梦奇回来,却不想因此梦奇中毒天天撸梦奇,电脑里存了几个G的梦奇片儿。

鲁班七号问嬴政,为什么不把梦奇送给芈月,无论女性多么厉害,总会喜欢点小可爱的。

“送了,但她刚刚把它又送回来了。说因为撸梦奇无心美容,一不小心面膜就掉地上了。长此以往她会加速衰老——为了秦地少女们的血液和少男们的心,她只好把它送回来了。”白起在一旁平静地说,声音淡漠。...

【卜洋】有三次木子洋觉得恋爱中的卜凡只有三岁,这一次他确认了。


#确认过眼神,是捕羊的人。

#五二零快乐呀♡

#圈地自萌请勿上升真人。

#划到fin后请继续往下划,有惊喜 |・ω・`)

                                 0.
木子洋和卜凡的第一次正式约会,是在进入坤音两个月后。

  ...

【黑遍全联盟】 荣耀:全国最大的打雪仗联盟

#
闻理讲单口相声,希望各位观众老爷捧个场。
夏天写冬天事儿,只要您看着乐呵就好了呀。
#
时间轴设定新生代接受队长后。
#

@新嘉世闻理全球后援会_v:
今日闻理直播录屏!
点开看带着冰镇西瓜味儿的闻理!
\\

各位观众老爷好,今儿我得给各位讲讲我们这联盟里一些不为人知的事儿,譬如说新生代十大未解之迷之新生代怎么玩儿——郭少本来说给各位直播带小卢出去吃饭却变成黑屏惨叫,哦,你们管那玩意儿叫娇喘。

这到底是道德的沦丧还是人性的丧失?郭少对比闭口不提,小卢一讲这事儿就变成嘚瑟嗖嗖的,其他人笑而不言,搁你们那儿你们四舍五入一搞那两个人连儿子都生了名字都起了,叫什么郭卢爱。

我,闻理,现联盟第一直男能忍这...

【卜洋】美少年与意中人(上)

#小甜饼

#校园AU

#圈地自萌不要上升真人谢谢。

 

坦白讲,卜凡现在挺尴尬的。被拖起来参与社团招新时胡乱套了个黑色短袖,上面写的意中人三个字和站他旁边那个学长身上套着的美少年三个字正巧照应,用社长秦姐的话说,就是“要不是我认识你们,我还真以为你们是一对儿。”

 

那学长叫木子洋,和卜凡同系,虽然系里人少,但由于不同级两人专业课住宿什么也不在一起,只是混了个脸熟见面点个头。当然卜凡这边的真实原因是,卜凡自认为是一个一呼百应的大哥,看见木子洋这种比他更大哥气势的,觉得自己应该绕道,不然自己就会沦为小弟。

 

卜凡有点烦。他听到学妹讲的从“哇那两个人...

【卜洋】卜凡洗铁路

#卜洋

#小甜饼

#圈地自萌谢谢请勿上升真人

 

                                             ...

【嬴白】你与你(一)

小短篇。王者荣耀官设延展。

嬴政与我,并未做过同普通恋人所做的牵手,拥抱或亲吻等动作,也未有什么如“生则同衾,死则同穴”此类的山盟海誓。毕竟即使我死了,他定不会殉葬,而是会选择一个同我一样的人一起征战四方。

更何况,我们并非恋人。

仅是有我一人想象我们是恋人罢了。我总想与他有进一步的关系,而非囿于“剑与持有者”的定义下,但显然这是不可能的。因为我早已被贴上终身应有的标签。我是一柄属于帝国的剑。我仅是一柄属于帝国的剑。

于是我臆想出一个嬴政,叠加于他同现在的我——我并不愿将弱小时的我再归于我——第一次见面时露出的错愕,不屑与厌烦之上,以及由我看到的,他对美人儿轻佻的笑。我在记忆里竭力寻找...

余生/嬴白嬴


1.私设有,ooc有。
2.白起单恋梗,有高荆。
3.白起视角
4.一个白。

徐福对我下的最恶毒的咒,便是我的命与这儿铁壳子相连。若这壳子一日不朽,我这命便一日不消。
我送走了很多人,失了许多物。余我,与这世界格格不入,茕茕孑立。

今日,鲁班七号来访我。他已失了几零件,改用新的材料相嵌,用光幕伪出旧漆斑驳的样子,颇有违和。他与我讲,他准备将思维上传入一封闭电路,再删除原体所有,只想休憩几年。他请我替他保管他的身子,和枪。
我应了这事,笑他,或是想笑他,毕竟我的面早与这铁壳子连在一起,不可做表情,偷得浮生半日闲。他摇了摇头,说仅是偷生。
似从他话语中听出几分悲意——但不应如此。我恼自己的痴。鲁班七号只是...

©高天择 | Powered by LOFTER